跳到主内容
  • 数据生产和数据造假: 基于社会学 视角的分析
    2019-03-09 09:03

    本文从数据生产的过程入手,追溯统计数据造假现象的缘由。首先,误差扰动、接近值模拟和数据质量的资源投入水平,解释了数据生产过程中的数据失真。其次,从统计作为一项国家事业发展演进的角度来说,国家能力和国家意图有时会影响统计数据的真实性和全面性,并引发出制度诱导的造假行为。第三,从个体层面的理性选择过程来看,当违法收益显著高于违法成本时,数据造假现象就成了经济领域中最常见的越轨行为之一。治理数据造假的潜力也和个体的动机和理性计算直接相关: 当我们把纯粹物质性的理性计算模型扩展到纳入社会成本和群体动力机制之后将会发现,社会交往网络和同伴群体内部伦理声誉的受损,将会比物质违法成本的提高更能约束数据造假行为。最后,本文还讨论了数据造假问题的直接伦理损失和技术在治理数据造假过程中所扮演角色的两面性。

  • 风险分担规则何以不确定——地方金融治理的社会学分析
    2019-03-04 09:03

    本文讨论地方金融治理中的风险分担规则不确定问题,即有关金融交易风险由谁分担、如何分担和分担依据等的规则在实际运行中为什么难以确定。研究表明,宏观层面的制度矛盾是微观层面规则不确定的结构性根源。制度矛盾通过思想观念和物质利益两个层面,赋予微观行动者具有冲突性的合法性理据和利益驱动力,诱发投资者、地方政府、中介机构之间关于风险分担规则的规范博弈与利益博弈,导致风险自担规则与风险共担规则的竞争格局;博弈过程中,多重合法性宣称以及多重角力机制的搭配组合,使得实际运行的风险分担规则呈现出不确定状态。

  • 制度、机会结构与性别观念: 城镇已婚女性的劳动参与何以可能
    2018-11-02 10:11

    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自 20 世纪 90 年代末开始呈现大幅下降趋势。文章试图探讨劳动参与性别不平等的群体差异模式,检验性别因素与其他影响劳动参与因素之间的交互作用,以此理解已婚女性劳动参与扩大化的趋势。文章基于情境理性行动者分析框架,将城镇已婚女性的劳动参与看作一种社会经济行动,其选择是制度与物质环境及由制度环境与物质环境交互作用型塑之资源和偏好影响/型塑的结果,是一种情境理性下的选择。以北京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 2014 年全国抽样调查数据( CFPS) 为依托,对城镇已婚女性的劳动参与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后发现: 劳动力市场中的正式组织结构和制度、来自家庭及亲友的社会支持、劳动力市场机会结构以及个体在结构和制度约束下的选择偏好( 性别角色观念) 共同型构了女性的劳动参与。

  • 金融和技术变迁给治理带来哪些挑战
    2018-05-27 08:05

    在人类发展史上,每一次重大技术变革都对社会和个人产生了深刻影响。技术改变了社会的生产方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改变了城市、乡村的秩序和社会结构。从典型的社会学视角来看,也改变了市场、社会、政府三者之间的联结和组织关系。金融作为现代社会的产物,从其诞生之日起,即与风险一词紧密相连。金融不仅给个体的经济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也影响作为总体的社会以及整个国家。这种影响,因被资本全球化的扩张所裹挟,而变得范围和深度更加超乎人们的想象。

  • 费孝通和村庄生计研究:八十年的回顾
    2015-03-10 04:03

    以费孝通先生的社区田野调查 (尤其是江村调查和云南三村调查)为起点,费先生的村庄生计研究可以分为两个范式,即古典范式和当代范式。这两个研究范式各自隐含着种种结构性社会前提,对它们的剖析和阐述可以回答费孝通先生的两个研究范式在关于中国村庄生计的整个研究脉络中所处的理论地位。如今,劳动力的全球流动、文化和体验的商品化,以及移动互联网 (基础设施和技术心智)在乡村地区的渗透和扩散有可能成为影响中国村庄生计模式的结构性力量,对这些结构力量的阐述,表明费孝通先生所开拓的村庄生计这一研究方向,至今仍然有其经验活力和理论价值。

回到顶部